养爸妈评说小升初:学园排行系选择学校风盛行源头

作者:365bet    发布时间:2019-12-21 22:52    浏览:

[返回]

图片 1四川宜宾:刚放暑假,又进“课堂”(资料图片) CFP供稿

北京市2011年“小升初”政策近日出台,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然而,对于孩子家长来说,仍然在择校的路上奔忙,但即便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选择一所“好初中”。

图片 2图为:高难度的题目让孩子们挠头图片 3图为:双休日,培优课最多

  花钱无数心中没底

择校风为何盛行?家长为何疲于奔命?北京市小学生家长翟先生日前接受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采访时,诉说了他的痛苦经历和纠结心态。以下是他的自述。

在武汉,一些所谓的培优机构打着与名校开展联合招生的名义,招来一批又一批学生。一些家庭不惜代价,提前几年把孩子送到这些培优机构,就为了抢占一个可能升入优质初中的机会。

  699公交车上,一个妈妈与小女孩儿并排坐着,妈妈胳膊上挂着巨人培训学校的布书包。小女孩在吃盒饭,妈妈拿着手中的奥数练习册提问:“有一个大桶装满了8升汽油,另外还有两个空桶,一个可装5升,一个可装3升……”

“学校分成三六九等,是择校风盛行的根源”

然而,一旦跨进这种占坑式的求学行列,就如同加入了一场马拉松,拼完资源拼金钱,拼了金钱拼精力。占坑式培优,让一个个普通家庭累并痛苦着。

  小女孩儿龙龙赶着去上的是北京海淀某中学的占坑班。每周六中午,妈妈都会带着龙龙从西城区一个初中的占坑班赶到海淀区另一个初中的占坑班。由于距离远、时间紧,每周六的午饭龙龙都是在公交车上吃的。

按照国家义务教育政策,“小升初”应该是就近上学,不存在什么竞争压力。如今“小升初”的压力这么大,主要原因在于择校。家长为什么想尽办法择校呢?你看,我手上有一份从网上下载来的北京市初中学校排名,有全市的重点初中排名,也有各区的初中排名,家长们于是就往排名靠前的重点学校去挤。

疯狂的拉练4个月内赶考7场奥赛

  “占坑”的含义,一般人也许听不太懂,但对家里有小学生的父母来说,这个词语就像“上班”一样熟悉。因为“占个好坑”,意味着孩子能上个好中学,是他们最大工作以外最大的使命。

让我不解的是,一方面教育部门要求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均衡发展,让孩子们享受公平的教育机会;但另一方面学校又被分成了三六九等。正因为有通过对学生考试成绩排名进而对学校排名,才导致学校未能真正均衡发展。在这种状况下,有的学校越来越好,有的学校越来越差,因而择校风愈演愈烈。

2012年12月30日,汉口某小学六年级学生刘洋刚考完了“新希望”杯数学奥赛初赛。由于成绩还没公布,坐在教室上课的他有些忐忑。“即使初赛成绩好,还有3月份的复赛。”对刘洋来说,在接下来的3个月里,还有6场小学奥数考试等着他。

  很多家长介绍,这些占坑班大多由培训机构举办,但却与对应的名校有着某种关联。它们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招生,期间经过数次考试选拔,毕业最后一年,名次最靠前的一批学生,将有可能被相应中学录取。

据我了解,如今择校有“点招”“推优生”“特长生”“共建生”等多种方式。拿“点招”来说,一些名校初中将学习成绩特别优秀、学科竞赛获奖的尖子生定点录取,由于这些学生可以提高学校升学率,有利于学校提升品牌,根本不需要家长去找学校,而是学校主动来找学生。

在学校走廊上,刘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时还咳嗽两声。“培优从二年级开始,眼镜是三年级戴上的,现在近视有300度。”刘洋告诉记者,最近武汉的天气冷,他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好像有点感冒了。”

  这就意味着,即使一个孩子在某个占坑班培训了4年,最后升入该学校的几率依然十分有限。另外,根据“坑”校的不同档次,又有“金坑”、“银坑”、“粪坑”之说。所以,大多数家长给孩子都是同时报几个学校的培训班,但不一定都去上课,只是为了参加考试保留可能入校的名额,但学费必须照付。

特长生也是如此,可以提升学校声誉,又叫“牌子生”,所以受到青睐。另外,孩子成绩虽然一般,只要家长有关系、肯花钱,也可以进入名校——交上几万元的赞助费就行。“择校方式五花八门,学生家长无所适从”

在校门口,记者遇到刘洋的妈妈杨雯。“孩子很懂事,报7场奥赛,也是他主动提出的。”杨女士说,最纠结的是儿子没时间锻炼,身体变差了,多接触社会,更是不可能的了。

  “坑”班的培训费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的都有。比如,龙龙是从三年级开始上占坑班的,龙龙的妈妈李女士一连报了两个,其中西城一所区重点的收费是每学期1500元,另一所海淀的名校则更贵些,要3000多元。如此算来,光是“占坑”的费用,一年就要1万多元。

我儿子马上小学毕业,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煎熬!因为我在想尽办法择校!

在杨女士眼中,拿奥赛奖证和在培优机构占坑是双保险,万一在占坑班选拔中失利,就只能依靠奥赛证书当敲门砖。

  即使龙龙已经“蹲”了两个“坑”,但李女士依旧不放心:“虽说孩子一直这么上着,但六年级时会有个考试,有90%%的孩子会被筛下来。占坑班是强制性培训,班上的老师讲得并不好,也不系统。要想在占坑班里留下来的话,就必须得在外面再学。”因此除了每周六的两个占坑班,龙龙还参加了巨人奥数、杰瑞英语等3个辅导班。“很多孩子都是占着坑,在外面再单学一套。”

我孩子所在小学是北京市级重点小学,而要想进一所重点初中,难度相当大,感觉比我当年考大学还难。尽管国家不允许择校,但作为家长,实在是被逼无奈。现在高考(微博)升学率提高了,升学压力通过中考(微博)向中小学层层传递,“小升初”成了“重灾区”。

家人跟着耗热干面成孩子午餐

  李女士从事的是物业管理工作,爱人是自由职业,家庭年收入税后大概12万元左右。李女士告诉笔者,孩子上的各种辅导班几年来一共花了多少钱,自己还真没算过。但龙龙的教育开支在家里的消费绝对占大头,差不多一半。“从她上学以后,家里基本就没攒下过钱。”

我的家住在北三环一座立交桥附近,划片的学校名声很差,我不愿意让孩子上。我妻子所在外企与一所市级重点小学是共建单位,孩子经过层层选拔终于进了这所小学,还交了3万元赞助费。我家离这所小学单程10公里,每天必须6点半起床,尽管孩子与家长都很辛苦,为了孩子能上好学校,还是认了。

周四18:30-20:30英语,周六上午10:30-12:30数学,13:30-15:30英语,周日上午7:30-9:00数学,10:00-12:00作文……这是刘洋的校外培优作息时间表。

  除了金钱上的开销,时间的投入对李女士影响也很大。“现在的培训班火得根本报不上,我们都是在网上排队甚至抢报的。有时候我提前选好报哪个老师、哪个班次,然后就得提前几天一直在网上盯着,不断刷新不断秒杀……上班时间我都得守着电脑。”

从五年级开始,我儿子每周六下午在一家重点初中的“占坑班”参加培训,每学期交1000元。“占坑班”也是政府三令五申要禁止的,但从来是屡禁不止。所谓“占坑班”就是在重点初中占一个“小升初”的考试名额,许多孩子是从三年级就开始“占坑”了。交了钱报了名,还必须每周去上课。

周四下午3:40,刘洋放学后背起书包,来到位于江汉区燕马巷的奶奶家。他很懂事,先做作业、吃饭,再等着妈妈来接他去培优。“妈妈很辛苦,她住在青山,上班在徐东,下班后随便吃点东西,就要来接我。”刘洋说。晚上6点多,他和妈妈一起搭轻轨、坐公交,赶到徐东一家英语培优机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