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称哈军事高校王叔比干部子女比例扩展系以文害辞

作者:365bet开户    发布时间:2019-12-10 22:28    浏览:

[返回]

干部子女上北大比例攀升?研究者:断章取义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新华社 点击: 点击数 最近有报道称干部子女上北大比例持续攀升,引起社会关注。真实情况到底如何?这项社会学研究的一位主要研究者告诉中国网事记者,这是断章取义。 疑问一:干部子女上北大比例究竟有多少? 一家网站近日发出报道称:一项社会学实证研究发现,上世纪90年代后,北京大学学生中,干部子女占比呈上升趋势,到1997年,这一比例达到39.76%,首次超过专业技术人员子女,更远超工人和农民阶层。北大学生中,来自干部家庭的比重超过其他阶层。 记者联系北大党委宣传部、招生办、教务部等多个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学生中干部子女的比例问题,学校未做过专门的统计。 同时,北大党委宣传部负责人认为,干部的定义很宽泛,从报道中看来,研究者仅从学生填写学籍表的内容来划分干部、工人、农民等家庭成分,得出的结论并不十分准确。 南京大学历史系讲师梁晨是报道中提到的主要研究者之一,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对研究引起众多人的关注和争议感到很意外,我们不是做社会问题调查,而是一个历史资料分析。 他表示,他们的研究论文对干部等身份划分非常宽泛,并不是严格的社会学意义上的定义,只是根据学生学籍表填的内容划分。多数媒体没有看过他们的论文原本,只是对论文进行片段式的解读,有断章取义之嫌。 疑问二:研究者如何获得大量的数据? 记者从北大多个部门了解到,学校对于学生档案一直进行严格的管理,查看学生档案必须提出申请并经过教务部门的批准,一般人无法查看学生档案。 此外,报道中提到研究基于对1952年至2002年北京大学近50年间的学生档案。而据记者了解,每年北大录取的新生达数千人。北大党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采集、分析、研究50年里所有学生的数据,研究者是如何获得如此众多数据的? 对此,梁晨说,几年前,北大对已有的学生学籍资料进行电子化保存,他们受北大邀请参与这项工作时,顺便对学生入学填的学籍表进行了一些社会学分析,并得出了相应的结论。 对于干部的概念,大部分网友的理解是官员领导,网友的质疑也是由此产生。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干部指国家机关、军队、人民团体中的公职人员,其中士兵、勤杂人员除外。梁晨表示,自己也不了解干部的定义和范畴,只是档案上怎么填就怎么统计。 责任编辑:李果

学者称北大学子干部子女比例增加系断章取义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 点击数 寒门难出贵子,这是部分媒体在解读权威学术期刊《中国社会科学》上一篇研究报告得出的结论。

寒门难出贵子,这是部分媒体在解读权威学术期刊《中国社会科学》上一篇研究报告得出的结论。

该刊2012年第1期刊载的研究报告《无声的革命:北京大学与苏州大学学生社会来源研究(1952~2002)》(以下简称《无声的革命》)显示,北大干部子女的比例从上世纪80年代的20%以上增至1997年的近40%,超过工人、农民和专业技术人员子女,成为最大的生源来源。

该刊2012年第1期刊载的研究报告《无声的革命:北京大学[微博]与苏州大学学生社会来源研究(1952~2002)》(以下简称“《无声的革命》”)显示,北大干部子女的比例从上世纪80年代的20%以上增至1997年的近40%,超过工人、农民和专业技术人员子女,成为最大的生源来源。

然而,当媒体纷纷以北大学生中干部子女比例20年来不断攀升,远超其他阶层为报道点时,该研究报告的第一作者、南京大学历史系讲师梁晨却称,媒体报道是断章取义,多数媒体没有看过我们的论文,只是对论文进行片段式的解读。

然而,当媒体纷纷以“北大学生中干部子女比例20年来不断攀升,远超其他阶层”为报道点时,该研究报告的第一作者、南京大学[微博]历史系讲师梁晨却称,媒体报道是断章取义,“多数媒体没有看过我们的论文,只是对论文进行片段式的解读”。

近年来,围绕农家子弟是不是上名校难、精英教育是不是被社会上层家庭子女垄断的话题,备受社会关注。这次围绕北大生源有多少来自干部家庭的争论,以及引起的社会反响,折射出人们对上大学机会公平问题的关注度不减。

近年来,围绕农家子弟是不是上名校难、精英教育是不是被社会上层家庭子女垄断的话题,备受社会关注。这次围绕北大生源有多少来自干部家庭的争论,以及引起的社会反响,折射出人们对上大学机会公平问题的关注度不减。

“无声的革命”:新中国成立后,越来越多的工农子女入大学

1949年前,排名前10%的中国精英大学入学名额基本被社会中上层家庭子女垄断。“1949年后,工农子女不仅在精英大学中占据一定比例,甚至在某些省属精英大学里成为多数”。“这一看似悄然无声的转变,不仅是中国教育领域的重大变革,更是中国社会意义深远的一场革命。”

梁晨等撰写的这篇研究报告,源于一个这样的机会:2003年,北京大学和苏州大学根据各自档案馆所存的学生学籍卡,建立了本科生电子数据库,两校数据库一共有约15万名本科毕业生的资料。其中,北大数据库有64510个个案,苏州大学有86393个个案。这篇研究报告所依据的是两校1952年至2002年间的数据。不过,两校的学籍材料各有缺失,少数年份的数据付之阙如。

33岁的梁晨,其主要研究方向包括教育获得与社会分层,这个选题正是他的兴趣所在。

通观全篇报告,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作者确实并非批评中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不公平,相反,文章在开篇就表示,1949年前,排名前10%的中国精英大学入学名额基本被社会中上层家庭子女垄断,作为社会中下层的工农子女几乎与其无缘。1949年后,工农子女不仅在精英大学学生中占一定比例,甚至在某些省属精英大学学生中成为多数。

报告称:“这一看似悄然无声的转变,不仅是中国教育领域的重大变革,更是中国社会意义深远的一场革命。”这一论断,也是报告标题“无声的革命”的由来。

报告还称,不仅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进入改革开放后,虽然中国社会阶层间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但到2002年前,北大和苏大两校的工农子女仍保持着相对稳定的比例。“这些学生来自非精英家庭,是中国教育领域内这场无声革命的最大成果和集中体现”。

作者在结论中甚至认为,中国精英教育领域内的这场重要改变,不仅相对于自身传统是革命性的,而且与当下作为中国高教改革参照系的美国相比,也是成功的,“美国在促进生源多元化方面与中国比尚有差距”。

所以,这篇研究报告确实不是像有关媒体所称反映了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不公平,而是为新中国成立后到21世纪初之间,中国在高等教育的公平性上做的基于实证研究的辩护。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