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军才记述文化七十年国际学术研究钻探会在津启幕

作者:国际学校    发布时间:2019-12-05 16:23    浏览:

[返回]

我为什么要写“非虚构”

图片 1

图片 2

冯骥才非虚构文学研讨会在张掖举行

天津大学党委书记李家俊在开幕式上致辞。 张道正摄

巨鹿路675号的爱神花园

图片 3

中新网天津5月9日电 “冰河·凌汛·激流·漩涡——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9日在天津大学启幕。“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精装套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同步推出。海内外120余位作家、艺术家、评论家、学者齐聚津门,共同研讨冯骥才的这套作品和他五十年的文化人生。

十月的上海,空气里氤氲着桂花的清香。巨鹿路675号的爱神花园里,传来不同语言和思想的交流、碰撞之音。

(通讯员杨扬)“非虚构”是近年来写作领域的一个热词,但这个新的概念却并不清晰。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冯骥才是中国当代非虚构文学最重要的写作者之一,他的实践和思考格外受到文学理论界的关注。17日,冯骥才非虚构文学研讨会在甘肃张掖举办,京、津、沪、陇众多学者齐聚河西学院展开热烈研讨。研讨会一开幕,冯骥才便做客“贾植芳大讲堂”,以题为《非虚构写作与非虚构文学》的讲座给学者们带来了不少思索,也给大学生们带来许多启迪。

图片 4

“我感到困惑。我们虚构的文学是否还有存在的可能性?”10月18日,在上海作家协会举办的“传媒时代的文字想象”研讨会上,上海作家协会主席、小说家王安忆提出了她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冯骥才便写出了一部典型的非虚构文学作品——《一百个人的十年》。近年来,他的非虚构文学创作“井喷”,接连出版了《凌汛》《无路可逃》《炼狱·天堂》《激流中》等多部作品。而在文学之外,他还以“传承人口述史”的方式为文化遗产编制档案。

潘鲁生、滕矢初、姜昆、吉狄马加等文化艺术界名人出席开幕式。 张道正 摄

本次研讨会由鲁迅文学院和上海作家协会共同主办,参加鲁迅文学院2018国际写作计划和上海国际写作计划的各国作家,上海作家王宏图、小白、唐颖、蔡骏、张怡微、陆梅、木叶、钟红明等参与了研讨。

这位写《神鞭》《三寸金莲》《俗世奇人》出神入化的小说家,为什么要写“非虚构”?在讲座中,冯骥才坦言,他最初曾想用史诗性的小说方式来描述时代,但他所经历的时代过于磅礴繁复,难以呈现,直到他读到美国记者特克尔的非虚构作品《美国梦寻》,他发现可以不用小说,而可以用非虚构的方式,用生活写生活。 在这种写作中,冯骥才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力量——非虚构的力量。“事实胜于雄辩”,非虚构的事实本身就具有真实的力量。

冯骥才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作家之一,这位新时期文学的“弄潮儿”,在社会急速转型时,放下小说创作,投身文化遗产的抢救和保护中。

图片 5

如今,报告文学、纪实文学、散文、传记和自传、口述史、新闻写作、人类学访谈都被装进了“非虚构”的大袋子。但在冯骥才看来,非虚构写作并不等同于非虚构文学。他认为,虚构和非虚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文学思维。小说创作的思维是自由的,完全不受制约;但非虚构受制于生活的事实,它不能自由想象,不能改变与添加,必需遵守“诚实写作”,作家愈恪守它的真实,它就愈有说服力。

为何要选择一条艰辛的路?这份非凡的定力从何而来?答案可以从人民文学出版社新近推出的“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精装套书中找到。2014年起,冯骥才在人民文学出版社陆续出版了《冰河》《凌汛》《激流中》《漩涡里》四部作品,而这套精装书正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为“冰河·凌汛·激流·漩涡——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全新出版的合集。

10月18日,“传媒时代的文字想象”研讨会在上海举行

冯骥才总结,好的非虚构文学必须具备三个特点。一是思想性,不能没有典型性、审美形象和个性,而关键在于从现实里选择什么去写,在于对自己选择的题材认识的深度,“你对生活认识的深度决定你对事件与人物开掘的深度。”二是细节,细节可以点燃文章。冯骥才以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举例,祥林嫂“拄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下端开了裂”,这个细节一下子写出了她命运的悲惨;与小说里创造性的细节不同,非虚构文学里的细节必需是生活本来有的,要靠作家自己去挖掘。三是语言,中国人自古写文章讲究炼字,而语言关乎写作者的素养。由于无法发挥更多的审美想象,非虚构文学对语言文字的品质要求也更高。

图片 6

逼真生活即时可见,虚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除了非虚构文学,冯骥才还在讲座中谈音乐、谈艺术、谈审美教育。他说,审美是个内涵极为丰富的概念,不仅包涵艺术的美、形态的美,也包涵道德的美、情操的美。他还说,美的最大对立面不是丑,而是俗,“俗能把人变成猪”。这个时代是用刺激人们物欲的方式拉动消费,而一些表面光鲜实则俗气的东西往往更容易讨好消费者。此时更需要以一颗安静的心去面对文化,才能产生定力。

“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精装套书揭幕。 张道正 摄

图片 7

冯骥才非虚构研讨会为期两天,由河西学院文学院、《当代文坛》杂志社、中国非虚构写作研究中心和天津大学冯骥才艺术研究院联合举办,是作家李辉策划的“金秋河西学院文化盛宴”系列主题活动之一。(编辑焦德芳)

在这套作品中,冯骥才以非虚构的写作形式,记录了自己从年轻时代直至今日半个世纪以来的文化人生。从青年时代写起的《冰河》与《凌汛》,是具有自传性质的生命史,讲述新时期文学心路的《激流中》,则具有精神史的性质,而记录文化遗产保护历程的《漩涡里》,更蜕变为一部思想史。

作家王安忆发言

冯骥才说:“我这部书看似自传,实际是我是从一个知识分子的亲历以及苦苦思考、追求与行动,表达我们这一代与时代共命运的精神特性,将推动社会的文明与进步视为自己终生不弃的使命。”

谈起话题的由来,王安忆说:“当下的文化环境中,大量的直接纪实的内容覆盖了我们的视野,包括传媒、影视,书籍、传记文学对历史事件的描写,覆盖性非常强,很多电影也会标注根据某个具体事件改编。”在这样的境况下,她认为作家需要重新审视虚构写作。如果说虚构写作的来源还是现实的、真实的生活,那么在传媒时代,当大范围的逼真现实画面涌现到人们面前以后,虚构还有没有必要?作家们还能做些什么?同时,对于非虚构作者而言,面对具体材料时是如何工作的,事实进入到文本以后是否还是真实的面貌?

在5月9日上午的“冰河·凌汛·激流·漩涡——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五十年来冯骥才在文学、艺术、文化遗产保护等诸多领域的朋友都欢聚一堂。他们中有王蒙、张抗抗、陈建功、刘恒等文学道路上的挚友,有韩美林、刘诗昆、王立平、吴为山等艺术天地里的知音,有余未人、郑一民、曹保明、向云驹等民间文化的同行者,有南帆、李辉、周立民、谢有顺等评论界的知心人,还有来自英、俄、法、德、意、韩、埃及、越南等多国的十多位翻译家和汉学家。

“安忆提的问题也是我最近在想的。”唐颖首先进行了回应。她坦言,作为小说家,她曾被朋友问到:现在这个社会发展如此急速,那么多事件在发生,写纪实都来不及,为什么还要写小说?面对这样的质疑,她进行过认真的思考。“虚构的小说是有自己的美学追求和美学理想的。”在她眼中的文学,是要写人的内心的,而虚构就可以联结、深入到人内心比较隐秘的那部分,虚构与人的关系是很微妙的。

开幕式由白岩松担任主持人,现场氛围温馨、热烈,兼具学术的庄重与艺术的感染。英国巴斯大学教授余德烁把冯骥才写韩美林的口述史《炼狱·天堂》翻译成英文,这次他带来译稿,现场赠送给这对老友;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不仅请冯骥才共同揭幕“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精装套书,还向后者送上《俗世奇人》发行100万册的纪念品;着名作家王蒙和圣彼得堡大学东方系罗季奥诺夫教授都发表了热情洋溢、幽默智慧的致辞;着名音乐家滕矢初和钢琴泰斗刘诗昆都用精彩的演奏助兴;前央视主持人、中国传媒大学博导王志,还朗诵起冯骥才的一首诗《路》:“这是一条时而欢乐、时而痛苦的路,这是一条布满荆棘的路……但我决意走这样的路,因为它是一条真实的路。”这首冯骥才写于而立之年生活艰辛时刻的诗歌,也正是他后来几十年人生的真实写照,令全场观众都为之动容。

图片 8

5月9日下午和10日的研讨环节,分为文学和文化遗产保护两个会场同时进行,海内外众多重磅学者、评论家就“‘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系列作品研究”“冯骥才的非虚构写作研究”“冯骥才与文化遗产保护研究”“知识分子精神史与时代转型研究”等议题进行了学术研讨。专家学者们认为,“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系列作品是中国当代非虚构文学的高峰之作,在中国当代文学史、文化史、文化遗产保护史的书写和实践等多重意义上都具有重要价值,冯骥才的文学写作、艺术创作、文化遗产保护思想都值得进一步探讨,对他本人更需要作为社会转型期一代知识分子的特征人物,进行深入的研究。

希腊作家迪米特罗斯·索塔克斯发言

“冰河·凌汛·激流·漩涡——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由中国作协、民进中央文化艺术委员会、天津大学、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民协等单位联合主办,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承办。

现实与想象是对抗的吗?对此,希腊作家迪米特罗斯·索塔克斯认为,一切都是虚构的,即使是刚刚发生的事件,也没有办法完全呈现出一个真实的场景的再现。“即使我们所相信的历史事件、重大事件,包括今天的论坛,很可能在讲述的时候已经不是它本来的样子了。”

图片 9

作家蔡骏发言

搜索